关闭
    APP下载
    微信关注
    注册  |  忘记密码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 群组
帖子
×
进入商城
  • 280阅读
  • 0回复

[原创]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野兽战争采访录④ [复制链接] [加入收藏]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哈哈
经验值等级: 23 级
贡献值等级:1 级
实习记者
 
发帖
29300
精华
25
积分
170728
经验
91858
注册时间  
2004-12-02 19:55:51
最后登录  
2021-12-02 11:13:1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0  发表于: 2021-04-23 17:22:20
江岛多规男

玩具开发

人物简介
196466日生于广岛县。1990年进入Takara91年参与了变形金刚行动战士的开发。同年受北美市场撤退的影响,成了馀家英昭麾下唯一的开发人员。从欧洲市场到野兽战争中期,他是变形金刚系列玩具的最大功臣。构思出了一系列极具独创性的设计,如全可动,激光剑,结合齿轮实现自动变形等等。目前依然参与多项研发工作。是截止目前负责变形金刚数量的世界第一人。孩之宝的员工都以「BigE」来称呼他。

首先请您从进入公司和参与变形金刚工作的经过开始谈吧。
最初是在FlowerRock的开发团队。不久之后,由于变形金刚风潮已过,团队解散,我作为新人被安排到了男孩玩具的海外团队。不凑巧的是,当时正面临从美国市场撤退这个TF史上最不堪的时机(笑)。而且,撤下来之后,原本的四人团队只剩上司馀家和我俩个人了。之后,我作为“仅存的开发成员”从欧洲市场一路拼到恢复美国市场。当年深感孤独,觉得自己没准是TF史上最后的开发者了。

最初参与的变形金刚是什么呢?
是行动战士。入社半年后,我是带着制作黑暗萨克,混天豹的心态去制作精英系列的,但最终却起了其他名字。现在想来,既能变形,又有可动机关,连我自己都觉得做得很棒。行动战士是一个有可动机关的系列,变形功能是之后再添加上去的。

关于使用齿轮的可动机构,当时是得到什么技术秘诀了吗?
没什么特别的。因为当初自己还是个新人,刚巧在大学进行过齿轮方面的研究,所以在这方面感觉应该毫不逊色于各位前辈。

G2开始采用的全可动是经历怎样的过程才实现的呢?
我在担任欧洲市场工作的时候,苦于孩之宝公司对品质的高标准。因为必须达到远超日本的强度标准。原先的G1变形金刚就是把完全达不到孩之宝标准的微星和戴亚克隆系列的玩具直接发售了。因此,当这些卖完之后,《2010》的产品线必须以孩之宝的标准来打造了。我当初参与的一堆商品(行动战士)即使在新人看来,拍马屁都谈不上是有魅力的产品线。于是在向前辈咨询调查后,得到的一致回答就是“为了满足孩之宝的品质标准”。

具体进行过什么样的实验呢?
最严酷的是对机器人双腿进行20磅(约9公斤)的拉力测试。我们都很害怕,把它称为“恐怖的拉跨”。为此,设计上的妥协是免不了的,还要耗费不少成本在上面。比如,为了承受这种拉跨,新加了连接左右脚的零件。才进公司两三年的我对不惜成本也要制造这种丑陋玩具的现实感到匪夷所思。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别承受拉跨了,拉扯之后腿分开不就行了,再拉可以完美脱落不好吗?我开始觉得不如打造高可动的机器人绝对会有价值。

这不是为了可动人偶的乐趣,而是为了达到安全标准的对策吧。
品质不达标的话,自然不是合格的商品。另外能摆出各种姿势的话,孩子们也比较容易代入感情。把一个能摆姿势的玩具给他们,就会拿着它和看不见的敌人打斗起来(笑)。可是,以前却没有过头,脚拆下来也能满足安全标准的想法。当时的主流思维就是如果这样做从而增加零件数的话,玩具会更易损坏。但因为我是新人,所以也就不会因循守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讨厌开发不能摆动作的机器人。

是如何让孩之宝采纳该方案的呢?
全可动方案我曾多次向孩之宝方面提交过,但孩之宝毫不在意,在口头交涉场合,不仅孩之宝,连馀家也没理我。转机来自于孩之宝一次会议上谈起1994年初期变形金刚概念。当时拿来了2款概念试制品。一款是把特种部队(3.75英寸版)和《勇者传说》里的玩具拼接而成的世界上首款全可动变形金刚试制品。实际拿在手上的时候,连我都感动了。馀家同样喜出望外,得意洋洋地把它带到了会议现场。可孩之宝方面对此反应冷淡。另一款试制品是在横炮(行动战士版)的拳头里安装了高亮度LED,让他手持红色聚光树脂制成的剑。这是一款以手掌大小的可动玩具实现了《星球大战》里光剑的试制品,这个倒是很受欢迎。孩之宝那边所有人看到之后,都沸腾了起来。当场确定了《LaserRod》的名称。随后会议气氛高涨起来。稍迟,孩之宝的二号人物来到了现场。他拿起了特种部队和勇者泰丹结合的试制品,大叫起来“非常漂亮!”之后继续会议,他边摆弄试制品,嘴里不停地说着“太漂亮了!”“想法很棒!”。后面的会议内容我根本没听进去(笑)。等回过神来,已确定全可动变形金刚商品化了。连当初对全可动概念反应寡淡的人都说“把全可动和激光剑结合起来太厉害了!”我努力多年未果的梦想,凭他一句话就轻松搞定了商品化。

正式引入球形关节是全新的措施吧。
这种球关是我的发明。以往的球关是用两个部件夹住球体,这样成本会上去。我们是用夹住开孔的零件上实现了成本降低。老练的生产厂家为此制定了技术方式,当时不仅在独创性方面,在工程方面也实施了改革。

超越安全标准的想法是通过技术手段建立起来的吧。
安全标准影响了很多方面,如特种航空队的机头部分完全向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尖锐部分向外的话,在安全标准方面是不达标的。而且,此时两条腿是紧贴在一起的。这也是刚才提到过的拉跨对策。其中对加力燃烧室的设计也影响到了烟幕的设计思路。

我们觉得骇翼和烟雾堪称玩具的巅峰杰作啊。
B-2变形组合机器人的要求下,我无拘无束地发挥了一把。转动旋钮可连发导弹的机构也是本人的方案。该方案还拿了专利。在美国还使用CG技术拍了一个仿真广告。当时我在想如果用这个CG技术来拍一部动画片的话,所以当听说已确定把野兽战争拍成CG动画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内心唯有一种认同感。

那么,我们接着请教一些有关《关野兽战争》的问题,对动物变形这种概念您当时的感觉是什么?
对动物是否变形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当时把全可动变形金刚商品化纳入正轨的我受到毛头小子特有的幼稚想法的支配,认为“既然制作出了如此规格的产品,如能开展CG动画工作的话,无疑能卖爆”。我觉得“如果处理方式能改得如此新颖的话,和CG动画的复合效果将无可限量”。

由以往载具形态变成如今的动物形态您没有任何抵触感吗?
曾有过不安。因为舍弃了载具概念,以新模式去挑战我们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即一旦失败不会有重来的机会。已非电视动画角色的变形金刚之所以能幸存至今是因为有载具这种可以和电视动画角色匹敌的主题。而我们舍弃了这种保险的概念去制作了运用CG技术的电视节目。我甚至都觉得“一旦搞砸,公司将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啊”。现在是可以当笑话说,但对一个曾多年负责滞销产品线的人来说,这可不是幽默和玩笑。我曾因压力连续几个月天天血尿。特别是当时正处在Takara自创立以来首次陷入赤字。如果最终失败,我无疑早就滚蛋了。但是后来的情况如您所知道的那样,野兽战争在全世界获得了成功,原Takara公司也开启了势如破竹的发展。

听说最初的试制品是黄蜂和蜘蛛。在设计方向上遇到过困难吗?
没什么特别的困难。当时每次开会都要去美国,每次都对美国市场进行店面调查。众所周知市场被麦克法兰玩具等有机体可动玩偶席卷。所以顺应潮流也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

以往变形金刚没有的毛发表现很有冲击力啊。
稍微谈一点专业性话题。之前的模具都是用金属加工机械进行开模,但在野兽战争中,为了表现毛发质感使用了精密铸造机械。即“放电加工”的技法。现在可以用CAD来完成,但当初是通过精密铸造来实现的。但用这种方式开的模具强度不足。精灵鼠引入日本时,对样品进行了检查,发现模具磨损过度,导致状态极差。应该已经制作了几十万至几百万个了吧。所以后来调整了模具,国内版的尾部因此变薄了。我们还用普通老鼠和它摆在一起拍照取乐过。

另外咬牙切齿的表情也很多啊。
那是为了满足客户需求。我们日本人认为机器人的脸应该左右对称。但美国人却喜欢这种表情。有关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坚持把工作交由匠人而非艺术家。偶尔也有想凭自己兴趣制作的角色。但开发人员太过随性冒进的话,往往会令工作进展不顺。

初期人物的面罩部件是出于什么想法呢?
的确基本上脸部都是口罩状,之后的机构部件是为了表明“这是擎天柱”,“那是威震天”而请设计师斋藤把口罩脸作为角色原始脸部进行设计的。

对了,精灵鼠为什么要展露脑部呢?
那是直接想到了某特摄片里的角色(笑)。位于自身体内的有机体机器人小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此。

印象中初期变形比较简单,但逐渐复杂化了。
在这期间孩之宝的要求是“步骤太少的话,不像变形金刚。尽可能把变形设计得复杂点”。所以我们增加了诸如拉伸脚尖之类的变形结构。可现在又说“再简单点”,也是头疼啊。

在金属变体里又加入了载具模式,从而变得更复杂了。
并没有意识到是三变模式,仅考虑作为一种移动手段。CG动画是看了玩具之后去创作剧情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被称为“载具模式”在空中飞翔。

野兽战争的包装是一种要排除变形金刚特征而极具野心的设计。气泡包装衬纸上画的那些大图很有冲击感。
考虑到要放在柜台上,简洁而吸引眼球的设计是很重要的。就如同芭比娃娃的包装一样。那种粉色一上架,就会有一种“这里就是芭比柜台”的压迫感。和芭比一样让人一目了然“这里就是野兽战争的柜台”的标志同样必不可少。

请谈谈和肯纳团队工作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吧。
因为孩之宝的负责开发部门直接移交给了肯纳,所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只是从原来位于罗德岛的孩之宝总部大平房搬到了肯纳团队位于辛辛那提的大楼里觉得挺有意思。每次从大楼的一间房间走到另一间房间,不用ID卡解锁就进不去,当时觉得挺新鲜的。直接负责人没有变,只是周围的同事变化很大。特别是当时的市场部负责人令人印象深刻。他对全可动变形金刚比其它公司的可动人偶具有更大的姿态可塑性深有感触,以至于在家庭聚会上喝醉后,对变形金刚出色的可动大谈特谈。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据说和动画制作方的合作非常紧密。江岛您有没有去过加拿大的Mainframe公司呢?
我从未去过Mainframe公司。不过记得馀家以前去过几次。因为野兽战争是一个突发工作,所以对方公司也没时间仔细端详这些玩具。当时虽说是根据玩具来制作CG动画,但几乎是齐头并进同时推进的。因此不可避免会产生些许矛盾。不过“金属变体”这一季里因为是在玩具全部完成之后再制作CG动画的,所以堪称完美。我第一次看节目的时候,看着自己开发的玩具在电视画面中活了起来,真的是感慨万千。

野兽战争时期的开发体制是怎样的呢?
当时只有负责管理的馀家和我一个担任开发的。凭我的任性从国内开发团队里硬挖了两位优秀人才过来。其中一位是平雄一郎。不过后来他离开了开发团队。

请谈谈开发工作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那是在对变形为黄蜂和蜘蛛的概念试制品说明会上的事了。当时看到试制品的孩之宝集团会长说“这可是一个本垒打!”,当场拍板定下了运用CG制作电视节目的方案。那是一个多年夙愿一朝成的瞬间。

对江岛先生来说印象最深的玩具是哪一款呢?
我对初代猩猩OP和霸王龙威震天全力生产持续一年感到很惊讶。但印象最深的是狮,鹰,象组成的三兽合体曾有过多年连续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经历,不仅如此,由于过度生产,玩具成品甚至出现了毛刺。舍不得模具停工,又新雇了5000名工人,在他们去除成品上毛刺的同时,继续进行生产。这的确是令人惊愕的事实。而且,变形难度也很高,在包装上把难易度定为专家级。如此有故事的一款玩具,没想到居然是我人生中卖得最好的一款。

听说您对章鱼基地情有独钟啊。
这是我纸上谈兵却一举命中的一款玩具。现在想来,依然喜不自禁(笑)。这款伊卡德是之前发售过的水肺重涂,在海外以“钩爪”之名发售时,遭遇了差评。因为机体是红色,看着不像乌贼,果不其然根本卖不动。之后决定在野兽战争2系列里以水肺发售。既然这样,我提议国内版改为白色。但据说因为生产线的某些缘故,无法换色。原想不是白色的乌贼不可能卖得出去吧。但托动画片的福,反而成了人气角色,卖得几度断货。

那是因为在动画里是有不错地位的角色吧。
我觉得自己的预测是靠不住的。而且因为水肺太受欢迎,所以决定制作一款载具让销售额再上一个台阶。那是一个3月开发,9月开卖的突击项目。而且还面临一个问题,因为水肺不断卖空,单买载具也玩不了啊。但有些人已经有了水肺,所以也不好把水肺一起捆绑搭售。只好和馀家等国内同事商量到底该怎么办,我提议搭售一个白色乌贼,这样一来,没有水肺的孩子可以把这个放在载具上把玩,而已经有水肺的孩子可以再现动画里载具移交给水肺的场景。我自己都觉得这个主意妙啊(笑)。那种纸上谈兵的想法居然一击命中,章鱼基地套装卖得很好。圣诞节当天,堆到天花板的玩具当天就销售一空了。

听说江岛您在孩之宝被大家叫做Big-E啊。
是作为「世界上制作变形金刚最多的男人」而得到的雅号。据说意思是伟大的江岛,原是航空母舰企业号的爱称。作为美国人的骄傲,它曾击毁了八成的日本海军。其实是我最讨厌的一艘船(笑)。读小学时最喜欢的是中途岛海战中被打得七零八落的赤诚号。没料到被人用幼年时期最讨厌的船只爱称来称呼自己(笑)。

作为玩具开发者您在《野兽战争》里得到了什么?
我深感要把产品开发概念言简意赅表达出来的重要性。在进行商品企划时,塑造一贯的没有变化的概念很重要。当初野兽战争的开发概念一言蔽之就是「变形金刚和有机体结合的可动人偶」。这句话从开发到市场和生产技术人员都牢记于心,精准推动其商品化。无论概念本身正确与否,保持其不变的一惯性才是最重要的。但往往由于当时的某些情况导致概念发生变化,一旦发生变化,就不可能做出优秀的产品。在这个意义上,《野兽战争》就是全体成员对上述概念团结一致坚持到底的宝贵经验。

最后,回顾《野兽战争》请您谈一下感想。
它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使TF摆脱了多年销售低迷的时代,在和担心自己是最后一个变形金刚开发者的恐惧感斗争后,使我感到终于达成夙愿的瞬间。现在想来,当时协助我实现全可动概念的负责人对我说“要干成某件事,务必去说服实权人物”。那是极为宝贵的经验。而且,学到了把概念言简意赅表达出来的重要性,和为此全员齐心协力的重要性。还有最最重要的是,学到了无论处于任何困境,无论面临怎样的不利条件,竭尽一切是何等重要。我觉得之所以能够把握住《野兽战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正是因为之前对所有条件都做到了极致。1997年的圣诞商战中,大量投放市场的野兽战争玩具全部售罄,当我亲眼目睹长长的货架上空空如也的情景时,瞬间感到终于摆脱了此前销售不畅的年代,忍不住湿了眼角。说实话,真不想再回到野兽战争之前那种苦不堪言的时代。之后当真人电影来临时,又要面对遇到的新挑战。关于这个我们另找机会谈吧。


[ 此帖被哈哈在2021-04-23 17:24重新编辑 ]